一股轻风忽起,白衣少年的衣袖随风而扬,他的双手慢慢伸向去背着,抬头望向那被星星铺满的天空,双眼似是有千言万语,要与天上闪烁的星星诉说,却无从说起。心中充满思念的人,看向何处都能睹物思稔,就连时间的流逝都能忘却,不知过了多久,风还在吹着,夜里不知又凉了多少个人的心。白衣少年收起目光,便转身缓步走入亭内,亭中央摆放着几个石墩,正中间处放着一张石桌,而在石桌上,摆着一张白纸和笔墨砚台。白衣男子此时转身已坐在了石凳上,亭台上的纸鹤随风左右止不住的摆动,白衣男子收回思绪,便拿起石桌上的笔,神情不泛为思念之情,不知是哪位女子得如此一翩翩男子的思念之苦。只见他拿起手中的毛笔,轻轻沾了沾砚台上的黑墨,用另一只玉手又轻轻的抚平纸上的褶皱,这时,拿着毛笔的手向那洁白的纸上书写着什么,只见白衣少年大笔一挥,不多久一行行清秀的字跃然纸上,白衣少年手上的动作不留一分的拖泥带水,仿佛这几行字是一气呵成的,写字过程就一眨眼的功夫,或许心中有太多的情感需要宣泄,跃然纸上的字就如少年一般,有道是思念之情难耐,写出来的字都充满着深情,这或许是就是思念的力量了吧,字里行间都充斥着一丝丝的愤然之气。


下笔如疾风,却是重中有劲,力道满满,虽为思念,或许仍有带着几分抱怨之情,思念之人很少以字抒情,多为弹奏一曲聊表内心之情,或许这是他需要安静的一刻,如此疾风而写的字,少年似是深知内心的急躁,对刚完成的几行字并不满意,虽然工整有序,但是下笔着力,并不得少年之意,他将这页纸卷起扔向一边,便又将笔放下,将底下的纸再次缕平整。这次,白衣少年的动作稍微缓慢了几分,将纸弄平整之后,又温柔得拿起那放在砚台的毛笔,轻沾几滴早已研好的墨汁,这次,他下笔的力度又轻了几分,又缓慢了几分。 或许此刻少年在想思念是儿女之情,不足以影响自身的心性,没让人注意的是,在他刚开始落笔之时他轻轻抖动了双手,尝试着让自己的心态端平,试图忘却这份浓重的思念之情。

白衣少年此时的字不再如前一张般一撇一捺都刚劲有力,这次更多的是一股秀气之美,说也不迟,说也不快,一页好字就已经出现在纸张上,为了稳定心性,白衣男子这次写的是“梅竹松”三字,三字充满了飘逸之范,虽说字体庞大,但是少了很多的急躁之意,底下的字如涓涓流水般浮现,这时的白衣少年才缓缓舒了一口气,他看着手中的字,甚是满意的点头,待墨迹干透,他又小心翼翼地卷起纸张,还用绸带轻轻的绑起,这时他似乎想起了什么,嘴角止不住的上扬,不禁赞叹,好一位翩翩好少年,字好,人也好!

声明:本站文章、图片、内容仅供个人学习使用